当前位置:三小打字 > 网上如何打字赚钱 > 正文

生于1996:互联网和川藏线于我如同本能,可一切从何而来?

时间:2019-05-01 23:19:22

冰川思享号特约撰稿 | 莫子野

90后小编,入行三年。过去一片空白,未来全是茫然。想用一块红布蒙住双眼,从南走到北,再从白走到黑。

作为90后,我们没有经历过像70年代末那样划时代的转折点,所以很难体验到改革开放边画的一个圈。

伴随90后成长的互联网

1994年,中国通过一根64K的国际专线,正式接入互联网。随后,经过两年多的准备,1997年互联网开始了飞跃式的发展,这一年也被公认为“中国互联网元年”。而我,则出生于二者之间的1996年。

图/图虫创意

1

由于从小在农村长大,信息的传播还相当封闭。幼年时候,我没有听过任何与互联网有关的词,甚至连电脑都没有见过。

直到小学三年级,我从村子里的完小转到镇上的小学,那时,我第一次看到了电脑。于是,每周两节的电脑课和体育课,成了我最期待的时光。不过,当时的电脑对大多数孩子来说,也是新鲜事物,我并没有感到特别大的差距。

三四年级的电脑课,老师花了很长时间教我们如何打字,从在键盘上熟悉每一个字母开始。那时候,我们的电脑教室似乎并没有联网,也可能是老师故意把网给断了吧,不过这无法阻止我们对电脑的喜爱。

依稀还记得,那时候电脑里有一款叫“金山打字通”的软件,里面有不少可以练习打字的小游戏,印象最深的一个叫“警察捉小偷”,我属于反应比较慢的那种,扮演小偷时经常被抓。后来,我们被要求背下键盘上的26个字母,并开始练习盲打。

生死时速,一款打字训练游戏,游戏中仅有“警察”与“小偷”两个角色,玩家分别扮演,依靠打字速度获得前进速度,多用于小学计算机课的打字训练,这款游戏已成为大多90后的童年记忆(图/网络)

背字母是我的强项,但运用到实际时却总是不行,因此我的盲打水平一直很烂,直到今天也是如此。

至于什么时候第一次接触互联网,我确实有点记不清了。不过我知道,学校有个多媒体教室,我们每个学期都会在那里看好几部电影。有时候来得早,抢到了靠前的位置,当我看到老师在那里打下一栏网址,几秒后蹦出了一大堆动画片

慢慢地,我逐渐掌握了上网的技能。而在我升上初中的时候,家里有了一台电脑,虽然是台二手货,也时不时地会出毛病,但自从爸爸去营业厅开通了上网功能后,我知道自己的世界已经离不开它了。

和大多数90后的男生一样,起初,我对电脑更多的兴趣也是在游戏上。

尤其是某个暑假,我在一个开理发店的叔叔家生活了一段时间。理发店里有三台电脑,看着叔叔空闲时候玩游戏,我也忍不住加入其中。那时玩的是《传奇》(就是如今在浏览网页时,时不时会跳出来一刀999级弱智广告的原版),因为是暑假,所以玩着玩着就沉迷其中。

《传奇》单机版游戏画面(图/网络)

大概过了半个月,父亲突然到访,看到我一片空白的暑假作业时,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以为又要挨一顿打了。不过,父亲出奇冷静,并没有动手打我,只是语重心长地聊了好长时间。

更神奇的是,已经处于叛逆期的我居然听进去了。后来,我还是在叔叔家住了几个星期,但游戏已经很少碰了。

现在想来,那时候父亲的举动或许在无意中改变了我的一生。按照当时农村孩子的成长轨迹,一旦沉迷到游戏中,真的很难戒掉。

深夜翻墙去网吧通宵打游戏,这应该是日常状态。而我自从那次之后,就很少玩游戏了。至今,我只去过两次网吧,还都是大学期间,一个是陪同学,他打游戏我看电影。另一次是为了省钱,在网吧通宵,最后在里面睡到天亮。

90后有时出门在外,会为了省钱选择在网吧过夜(图/图虫创意)

虽然这让我错过了不少接触互联网的机会,因为后来学业压力不断加大,接下来的初中高中,几乎都是在封闭的环境中度过,外面世界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,我都没时间了解。

但冥冥之中,我也躲过了不少90后都会陷进去的一个坑。

2

互联网发展到后来,已经逐渐把自己的基因渗透到每一个行业当中,媒体业也是这么被改造的。

2014年,我进入大学,读的是新闻专业。那时,恰逢传统媒体没落,而新媒体逐渐兴起,但身在课堂之上的我对此感受还不是很深,一直觉得如果抱有新闻理想,就应该去传统媒体,新媒体那叫什么事。现在想来,着实有种王境泽“真香”的既视感。

“真香”,网络流行用语,该词最早出自湖南卫视打脸的搞笑情节(图/网络)

说回到大学时候。

实际上,老师在开学的前几堂课,就已经频繁提及“传统媒体衰落”的声音。不过那时候,大家想着的大多是怎么挽救传统媒体,比如应该如何转型之类的内容。也正是在这种思维的影响下,我第一次的实习,是选择回家乡,在县里的新闻媒体中心实习。

本来,实习前说好的是做两个月。但待了一周,我有点受不了,五天时间总共出去过两趟,一次是两个多小时的政府会议,另一次相当于瞎逛,其余时间基本都在办公室里;再过一周,还是大致相同的生活,带我实习的老师,也是经常不见人影;等到第三周,我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要这么过下去。

趁着回家的周末,我和父母说,想出去走走。父母没同意,当时我也没反抗,他们以为我就此打消念头了。

但实际,接下来的一个星期,我买了个60L的旅行。

终于熬到第四周的周五,我一大早就和带队老师说不想做了,他没有太大意外。随后,我办完手续,出媒体中心的一刹那,心情顿时轻松。

又过了一天,我整理好行囊,像个离家出走的少年(实际也是离家出走),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来到成都。到成都时,是第三天的凌晨5点,还没来得及看一眼成都的太阳,我又买了张汽车票,坐了8个小时,来到康定。

一顿四川火锅,一场大梦后,我踏上了318国道川藏线的旅途,花了一个多月时间,最终抵达拉萨。

318国道川藏线康巴高原折多山段的盘山公路(图/图虫创意)

川藏线上那条不知道自己在哪儿的318国道。

印象最深的是在东达山(川藏线上海拔第二高的山),看着地图上的山垭口似乎越来越近了,可能不到两公里,伴着突然而至的冰雹,我大概走了两个小时。

东达山(图/图虫创意)

那时,我还挺怀念有4G了)

川藏线回来,我开始主动找实习。

和以前不同的是,我不再想着去传统媒体了,看到学校附近有家新媒体公司,我投去了简历。再后来,我就一直待在了这个行业。

我发现新媒体充沛,还有接纳新事物的能力。

我不再想着传统媒体的转型,因为那种不可逆的趋势几乎无法改变。即使没有那次家乡媒体的实习经历,相信我也会慢慢觉察到,只是可能会再晚一点。

3

早前,网络上一直盛传着这样的声音——“90后是互联网时代的原住民”,不知道其他90后怎么看,反正个人感觉,我真正融入互联网世界的时间,应该是在成年后,因此我算不上是原住民,最多是半个。

如今大多数90后,也只能算是能熟练使用互联网的一代,最多还利用它创造不小的经济效益。如果说这就是互联网的价值,我很难否认,因为我也同样靠着互联网混一口饭吃。

但我隐隐感到,互联网的价值不止于此。

而互联网时代真正的原住民,应该是00后、10后们吧,他们中的大多数,从小便接触乃至融入进互联网当中,无论是智能手机、电脑,亦或其他终端。

图/图虫创意

比我小十多岁的表弟,2010年出生,现在每周都有专门的外教课,和外国人视频聊天学习英语,这都是我们90后所不能及的。而他们的眼界,也会是我们同龄时所不及的。

至于我,一个自我感觉有些落伍的90后,或许最终会跟不上潮流,但走在他们后面,走在互联网的后面,做个观察者,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【延伸阅读】

改革开放40年私人史 | 那些人们脸上充满紧张、兴奋和神秘表情的日子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

改革开放40年私人史 | 那些年,我们一起看街头小报、手抄本和录像

改革开放40年私人史 | 生为买房的“天选一代”

下期预告

90后

最孤独也是最幸运的一代

你曾羡慕过别人有兄弟姐妹吗?

你曾放学后称霸学校的操场吗?

你曾攒零花钱买过QQ会员吗?

你曾坐摩托不问地点到处浪吗?

我们是孤独的

因为我们是独生子女

我们是幸运的

因为我们从小衣食无忧

接受了良好的教育

面对着更加光明的未来

我们赶上了时代的高速发展期

并且成为了这个时代不可或缺的新兴力量

我们身上背负了艰巨的使命

但不必惧怕

我们都将会成为这个时代挑战中的幸运儿

——改革开放

三小打字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