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哪些视频是你终生不想看第二遍的?_网赚新闻网

admin 看新闻赚 2019-08-02 08:12 0

2016打码赚钱共青团中央

有态度 有温度 全网青年都在关注

导读

近日,有人在知乎上提问:有哪些视频是你终生不想看第二遍的?下面我们来看一些网友留言……

有哪些视频是你终生不想看第二遍的?

《中华之剑》

由中央电视台、公安部、国家禁毒委联合拍摄。是世界上首次用300分钟时长来讲述一个国家禁毒故事的纪录片。也是世界上纪录时间最长的一部讲述有关毒品的纪录片。

张福娟,是昆明市的一个吸毒者,28岁的她瘦骨嶙峋,终日躺在床上。吸毒6年,她的手脚溃烂,有些伤口深可见骨,医生甚至没法帮她输液,因为血管被破坏、硬化。

你可能难以想象,张福娟曾经是长春电影制片厂来昆明挑演员时的候选人之一,曾经是个面容清秀,时髦前卫的女性。当年张福娟开了家饭店,吸毒者来吃饭,看她跟丈夫吵架斗气,于是递上一根烟。就是这根“香烟”,里面藏着海洛因,让张福娟从此再也回不了头。

她愿意用自己作例子,让节目组拍下她犯毒瘾的惨状,告诫别人千万要远离毒品。

网友拉费耳伯爵分享了一段自己不敢看第二次的视频片段:

看到这个片段真的受不了了。八十五岁的老母亲,一巴掌打在四十二岁的缉毒烈士儿子王世洲脸上。年近半百得到的儿子,牺牲在缉毒战线上,断掉了老人最后的念想。老母亲最后能做的,就是按当地的习俗,把攒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几颗白银放进了儿子嘴里。这几颗白银,想必是老人经过大半生用命攒下,准备自己百年后放进自己嘴里的。如今却放进了年轻的儿子嘴里。那个年代没受过什么教育的一个传统农村老太太,一生的意义就是抚育孩子,儿子对于他而言就是人生的全部。缉毒警牺牲了,带走了她全部的意义。

她儿子的牺牲过程是这样的。01:32

“片段中的警察参与抓捕毒贩行动,毒贩在被按倒时拉响了藏在腹部的手榴弹,当场1名干警牺牲,2名干警重伤。其中1人抢救无效牺牲。

守在现场的警察还不知道送往医院的战友已经不在了,直到央视摄制组的人同步感到,他才瞬间痛哭。

这些时常见到生死的人,还是会为生死离别而崩溃。

老百姓翻山越岭前去吊念缉毒警张从顺,王世洲烈士英魂。人民将这出生于群山的人,送回到不再生长罂粟的青山的怀抱。

人民已经做出了他们的评价。

最后网友拉费耳伯爵放上了一张图。

“烈士儿子在父亲灵前攥紧的拳头,预示着这项伟大事业的香火永远不断。”

想必今天,也有无数的缉毒警还在为我们的无毒环境而战斗着。

而且今天,我们也面临着更加严峻的外部环境挑战。

外国是怎么看待中国禁毒的?

中国一贯是严厉惩处走私和贩运毒品罪行的,在禁毒宣传上,长期以来也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。但因为青少年的认知还未定型,有容易受影响的特征,在中国接受过禁毒教育的青少年出国之后,面临外部环境的变化,往往容易放松警惕。而很多国家对于禁毒的宣传很少,甚至有一些毒品是合法的。

Bruce Wayne就分享了自己在澳洲留学时的经历,教授在“新闻分析”课上表示:

中国政府管制下的新闻媒体过度渲染了大麻的危害性。我年轻的时候也尝试过大麻,在座的各位你们可能也有不少尝试过。我可以在这里大方的说,上个月我在我儿子背包里也发现了一些,他很害怕我责罚他,但我告诉他没有什么好担心的,只要注意克制自己就行。但我相信我儿子的控制力。

这句话说完之后,当时坐着几十号人的教室里响起了经久不衰的掌声,Bruce 都“一度我自己都怀疑大麻成瘾性是不是没有这么强。”

这位教授在第二学期时说:

你们中不少人上学期也上了我的课,可能还记得我提到的毒品管制的问题。而你们中的一些人现在可能也知道了,我儿子,不久前在街头交易毒品被抓了。他和我承认,在习惯了大麻之后不久就又尝试了一些真正的药剂。他可能会被送到强制戒毒所。我曾经质疑过中国政府对大麻的管制力度过大,是有辱人权的做法,但现在看来其实并不是毫无意义的。我也希望,你们能控制你们自己,不要毁了你们的未来。

在Bruce遇到的情况中,教授的看法有了改变,但这种转变仅是个例。

但也有同学表示,“我们是可以拒绝的。”何同学说。在英国本硕博连读的冯同学一次也没碰过大麻,她说:“我是中国人啊,中国人都知道毒品这玩意儿不能碰。”

也许这就是中国的禁毒宣传取得成效。

中国在14亿人口的规模下做到了将吸毒人数控制在1%(1400万)以内,而这个数值还在降低。相比之下,美国在3.27亿人口的规模下做到了国内吸毒人数比中国吸毒人数还要多1100万,而这个数值还在增长。今年,我国禁毒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,吸毒人数首次出现下降,但仍有240余万吸毒人员,占全国人口总数的0.18%。

这样的成效,当然不可能是轻易得来的。

我“离毒品最近的那一次”

很多人都知道毒品有巨大的危害,但是还是有很多人想要去试一试,今天我们跟大家分享几位网友的真实故事,来跟大家聊聊他们“离毒品最近的那一次”。

在国外音乐节上我看到了失去理智的瘾君子

小张是在国外留学期间第一次接触了毒品。“可能是迫于想要融入当地社会的压力,总感觉被外国同学邀请一起吸大麻,是挺有面子的一件事。”那天,当地同学邀请他去家里聚会,他到的比较早,那位同学正在吸食大麻。同学给他讲解手里的东西品质多好,自己的玩法花样多多。“碍于面子”,小张和这位同学一起尝试了大麻。

当天,他没有等到其他的同学来就离开了,在毒品的作用下,他开车的时候觉得意识有些模糊,又担心控制不住自己,将车停下把车钥匙扔的远远地,在车中昏睡了一晚。“并没有同学说的所谓的嗨的感觉,反而很头晕难受,甚至有点缓不上气,想想那种对自己失控的感觉,心有余悸。”后来让小张彻底下定决心,不管外国同学怎么说也要拒绝毒品是在国外的音乐节上,他看到音乐节上失去理智的瘾君子,“真是丑态百出,感觉被打了一巴掌,瞬间清醒,觉得自己绝对不要变成那样。”

我以为我足够强大可以不上瘾

青少年群体一般对世界还有旺盛的好奇心,可能对自己的自控力没有客观地认识,还没有认识到自己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强。戒断毒瘾是世界性难题。戒毒者需要在身体和心理上逐步“破旧立新”,慢慢适应脱毒状态。以意志力挑战客观规律,也算是“中二”期的一种特点。小李坦言,自己“其实对毒品一直有点好奇,如果只接触这一次,应该是不会上瘾的。”幸运的是,之前一直她还是不敢以生命为代价去迈出最后一步。

但是这道心理防线在一些新型毒品面前,松动了。一些新型毒品长得不是很“邪恶”,反而像是好玩的零食或者游戏。小李接触的“笑气”也叫做“气球”,最开始是在美国本土流行,“朋友圈中经常会看到有人在卖‘气球’,他们号称这种东西不算毒品,和大麻一样,只是‘软性毒品’。吸完之后也没有成瘾性。”

其实,医学专家和医药顾问一致认为笑气对大脑有持久损害。在2013-2016年间英国共有18人因笑气死亡。

身边也有朋友提醒她,不要再继续使用毒品了。但她并没有下定决心,直到她看到另一位加拿大留学生韩梦溪的新闻报道。长期吸食笑气使韩同学的运动神经受到了极大损伤,脚部的肌力几乎是0级。最终她无奈地被父母送回国治疗,坐在轮椅上被推出首都国际机场。看到这一幕的小李才下定决心,再也不继续伤害自己了。

小李说:“现在想想根本没有不厉害的毒品和厉害的毒品……有时候总在想,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已经被毒品损坏了,才会相信这种鬼话。”

我的偶像也吸毒,他不还是很酷吗?

青少年的行为还没有完全定型,对于自己认可的对象具有模仿性。“看到偶像公开吸毒,一开始觉得很震惊,觉得他怎么做这种事情,后来就慢慢觉得吸毒很酷。他们吸毒的照片都特别好看,看起来他们过得也很好,没有什么危害。”这位同学说的照片中展示的是所谓的“邮票”毒品。“邮票”会对身体产生不可逆的损害。“邮票”毒品,因上面印有各种图案,长得像小小的邮票而得名。其中添加的是LSD(麦角二乙酰胺),是一种强烈的半人工致幻剂。它是世界上最强的致幻剂,毒性是摇头丸的3倍。

在以往的一些影视作品中,确实存在着畸形美化烟雾缭绕的场景,畸形美化贩毒制毒的犯罪分子,畸形美化吸毒后的精神状态的现象。

但事实是,毒品会毁掉一切。

网友某七就有身边亲人因毒品而丧命的经历。“最后一次见她,她披散着头发,面容青灰,和我妈坐在我家火炉前,给我妈看她胳膊上的针眼,求我妈借钱给她去戒毒。我妈把自己的金项链当了给她凑了几千块。当然是有去无回的钱,在那之后没多久就是她的死讯了,也不忍心让她爹妈还。我唯一同情她的一点,是她错过了国家铺天盖地的禁毒教育。”

她还记得这位小姑姑曾经也是做梦的少女,隐约记得小姑姑比她们这些小孩都好看,小姑姑曾经也想通过打工改善生活,然后,毒品毁了一切。

她说“连自己的身体健康都不自控的话,还谈什么生活?谈什么希望?谈什么梦想?所以我不但支持严禁毒品,我还支持对未成年人进行直观的禁毒教育。什么照顾身心健康还打码?大家都年轻过,小孩爱美,就让他们看看吸毒的人会变多丑多畸形;小孩自尊心强,就让他们看看瘾君子求给药那毫无尊严的样子;小孩爱运动、追梦想,就让他们看看年轻的瘾君子还能不能运动、都死在什么年龄。”

2019年6月17日上午,国家禁毒办发布《2018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》。在新闻发布会上,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、公安部反恐专员刘跃进表示,北美大麻走私入境上升明显,对中国构成新的威胁。

事实上,最近这段时间对北美毒品流入持高度警惕态度的,也不只是中国,日本、韩国等国家也对同样对大麻持鲜明严禁态度,事实上在多数亚洲国家,吸食大麻不仅属非法行为,还被认为是严重犯罪。

日本NHK的一篇报道指出:

“在日本,大麻一直被列入严禁种植和吸食之列,但最近,因大麻被捕的人数正在增加,仅2018年就约有3600人因持有大麻而被捕,这一数字比五年前翻了一番。”

“与五年前相比,向日本走私的大麻数量急剧增加,从北美走私的比例一度从一半上升到94%。”报道中这样写道。

在西南政法大学教授、国家毒品问题治理研究中心成员袁林看来,青少年往往容易陷入一个误区,“大麻合法化代表国家承认大麻无害”,而实际上并非如此。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亦表示,大麻可能会使人上瘾,而这种致瘾性对青春期吸食者作用尤其明显。

国家毒品问题治理研究中心成员袁林说:“大麻合法化是禁毒策略的一种,只是两害相权取其轻。”据袁林了解,一些制毒、贩毒人员为了牟利,会故意借由“合法”弱化软毒品的危害性,钓不明就里的年轻人上钩。“这些孩子不知道,一旦开始接触毒品,未来等待他们的可能会是什么”。

虽然美国、加拿大等地区,政府对于大麻的政策逐渐放开,但是我们也注意到持有美国政府安全许可的人是被禁止吸食大麻的。说明不管政府的口径如何,在这类涉及到国民安全的人群中,他们始终还是认为,大麻会妨碍他们保持清醒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站真实立场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