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三小打字 > 打字小说赚钱平台 > 正文

小说:张氏兄弟,红中,发财,白板,年余暗想你爸肯定喜欢打麻将

时间:2019-05-01 23:55:21

小说:张氏兄弟,红中,发财,白板,年余暗想你爸肯定喜欢打麻将

宁杨对这位好友彻底无语了。从没见过这样想当恶人的!对着马夫摆摆手,说道快走吧。路上小心。马蹄渐远,宁杨回转宁王府,夜已深了。但宁杨还是精神充沛,又呼唤黑落,黑落,可有能帮助别人提升功力的办法?黑落说道,公子真是守着金山讨饭吃,你的功法就能告诉提升别人功力,宁杨摇摇头,这事是我今生最大得秘密,如果不是你在我体内,还能保守,我早消灭你了,还有没?黑落..........,其实公子内视一下,你血液里的丝丝气体就是你的仙之契功法,可以放出一点血来,混入丹药,这样别人就看不出来了。由于你的功法太霸道,不是这个大陆应该存在的,所以,很少量就可以。宁杨眼前一亮,又黯然道,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!不然就得被别人抓走放血当药引子了。

第二天早起,吩咐阿莲去药店买了点十全大补丸,不一会阿莲买回来了,宁杨关上门,用小刀割了下手指,渗出几滴鲜血,用水稀释, 把药丸揉碎泡了进去。用手又搓成药丸。就这样改良版的十全大补丸成功,喊来王府侍卫,让他去请向天歌和年余。等待两人到来期间,就听得宁王府中脚步急促,宁杨很好奇的出来看了看,只见一人急匆匆的向后山走去,咦,这不是柯猛吗?现在应该在北疆和父亲一起,怎么回来了?

出声喊住柯猛,上前施礼,柯叔叔,怎么回到清平城了,是不是北疆有什么变化!柯猛愕然道,公子。你刚才喊我什么?宁杨一笑,柯叔叔,你也是我父亲老部下了。喊您叔叔不是很应该吗?柯猛老怀大慰,公子真的长大了。现在我急于去见夫人,宁王爷中了暗箭,让我回来取夫人珍藏的百花丸,给王爷疗伤。宁阳大惊,我父伤势很严重吗?伤势不是很严重,但箭上有毒,百花丸可祛百毒。公子不必担心,王爷修为深厚已然压制!属下急于去找夫人拿药,就不和公子叙旧了,告辞!说罢柯猛又急匆匆而去。

宁杨沉默片刻。这时间,向天歌和年余已然来到小院。院中石凳入座,宁杨严肃的说道,我们兄弟结拜已经5年了,每天都是无所事事。我想是不是也该做点事情了。向天歌很好奇的说,小羊,你没发烧吧。这么严肃。宁杨凌厉的看着向天歌,这货,有点害怕了,低下头,宁杨说道,别人喊我们清平三害,我们自己知道,就是一些纨绔子弟所做之事。向天歌昨天晚上我碰到你府中马夫,你的事情我已然知道,年余小声问道,小鹅有什么事瞒着你?宁杨开口欲说,向天歌扑过来捂住宁阳的嘴,哀求道,千万别说,宁大爷你想做什么,我都支持,千万别说.。

年余更好奇了,问了句到底什么事,向天歌恶狠狠地说,没你什么事!宁杨找我们肯定有大事,咱先办大事。宁杨说道,好了,别闹了,这里有两粒丹药,你俩吃下去!说罢把丹药分给两人,年余接过来就吃下去了,向天歌接过丹药很疑惑的问,这是什么药?年余,你怎么这么快就吃了,万一小羊要整我们怎么办?年余认真说道,这几日我家发生太多的事,宁杨对我都不余其力。宁杨是我兄弟,如果这是毒药,那就是宁杨需要我去为他死,我没什么意见!向天歌听完很羞愧,也一仰脖吃了下去。宁杨忙说,没这么多事,就是给你们提升功力的,你俩抓紧盘膝坐下,凝神打坐。

不多时,两人头上白雾升起,感觉一股力量在身体内横冲直撞,两人苦不堪言。但也在咬牙坚持。大约过了半个时辰,两人深吸一口气,睁开双眼。咦,好像功力真的提升了。淬骨三层了?不对,骨色化银!练骨境二层?两人惊呆了,这什么药,简直逆天了。忙过来问道,小羊这什么药?还有没有?宁杨捂着鼻子,连忙离这俩货远了一点,你俩不知道臭吗?还在这里问三问四,抓紧洗澡去。两人这才发现体内溢出的杂质恶臭难当,一声惊叫,转头就跑向花园。一路上碰到他俩的王府侍卫和丫鬟都捂住鼻子,心想这两位掉粪坑了,怎么这么臭!花园里有歌小池塘,只听扑通跳了进去,在水中脱掉衣服,死命的搓揉着皮肤。

宁杨吩咐侍卫给两人送去两套衣服,吩咐阿莲准备餐饭,多准备肉食。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了,两人精神抖擞的回来,看见满桌饭菜,如饿死鬼般扑了上来,大吃大嚼起来。不多时,两人一抹油嘴,舒服的瘫倒在椅子上。再看桌上,盘子比舔过的都干净。拿根牙签,问道,小羊你说吧,这丹药还有多少。给我个几百粒。我就能成为绝世高手。

这句话差点没把宁杨噎死,几百粒?当这是糖豆,这是老子的血。宁杨苦笑,这玩意吃一粒就够了,再吃也没什么用处了。不过到还有些,年余,你拿这些丹药去邙山,把药交给胡二肥,让他挑选淬骨二层以上的给予丹药。尽快提升修为。你就留在山寨,帮助胡二肥训练。你以前有训练镖师的经历。向天歌,说道,那我呢?宁杨说,你呢。回家玩去!没你什么事.向天歌顿时眼圈就红了,你们俩不拿我当兄弟。有事从来都不喊我。说完,又想哭,宁杨急忙说道,不是,现在还不能让你去。你先在家中稳固修为,过几天还有事让你去办。向天歌半信半疑,真的?别骗我!

好说歹说把向天歌送了回去。年余也回家交代一声,就直接去邙山了!小院又恢复了安静。宁杨到了演武场开始练习玄机步。前面碰到柯猛,让他有了深深的顾虑。已经身在这个世界,不能避身世外的窝在这个清平城当富家翁,幸好这次宁王只是受伤,万一宁王有什么不测。那么以现在皇帝对宁家的敌意,宁杨不敢想象会出现什么事,这已经不是前世那个和平年代,这个需要争抢的世界,自己必须够强才能安身立命!演武场叛变的房间中又传来了那道赞许的目光。

硝烟弥漫的北疆,一人站在城关之上。看着底下厮杀的双方,一道道命令从他口中发出,准确的传达到阵前战斗的将士。他的左臂被白绢包扎,但还是渗出暗黑色的血液。这道身影在敌人们心中那就是座高山,只要这道身影还在城关之上,那就永无城破之日。他就是宁王,旁边站着北疆军副帅严开天。严开天转头问道,柯猛回来了吗?侍卫说道,禀副帅,柯江军未归!严天开天暗自担忧,王爷压制毒素。但也只能压制7天。一旦时间过了,后果不可估量。希望柯猛能早日赶来吧。宁王回头,就是这张冷峻的脸,虽充满疲惫,但依旧威严无比,两只深陷的眼睛,深邃明亮。微微一笑,开天不必担心,本王一生戎马,身经百战。这点小伤还无足挂齿。唉,只是不知杨儿长成什么样了,又是三年未归呀。宁王唏嘘道。

胡二肥坐在山寨中,正挠头呢。本来就百八十人,这几天偷跑了10多个。胡二肥叹道,本想帮公子积蓄实力,这倒好,怕是用不了几天就得跑光。这是为何呢,原来胡二肥接管山寨,不许下山抢劫,不许拦截过往客商,这群强盗觉得没啥前途,赚不到钱,就偷偷溜走了。本来他们都是周围村子不喜劳作之人,现在胡二肥又让他们训练,这下更是叫苦连天。正在烦恼中,年余来了,看见胡二肥,连忙跑来。胡先生,宁杨让我带来点丹药。胡二肥哀声道,什么丹药都没用,这群人太难管教。年余大愕,怎么回事?胡二肥一五一十的事情告诉年余。年余看见一个引灵高手竟然为这点事为难,忍俊不禁,哈哈大笑。胡二肥恼怒道,看我笑话这么高兴,信不信,我揍你个小兔崽子。年余说,宁杨让我来帮您老,您就瞧好吧。

年余吩咐把人聚集到山顶平台。大声问道,谁是领头的,这时三个人站出来,一副懒洋洋的派头,嘴里还叼着跟草。胡二肥说道,他们是张氏三兄弟,张红中,张发财,和张白板。年余差点笑场,靠,这三兄弟他爸应该爱打麻将吧。胡二肥又说,林三高没来之前,这三人就是头领。年余说道,很好,张氏三兄弟,请问是否真心待在山寨效忠于宁公子?张红中幽幽的说道,这位公子,我们都是穷人,上山落草纯属无奈,要是没钱赚,我们还落草干什么?上有老,下有小的。你们说是不是?周围众人纷纷应和。年余又问,你们以前靠什么赚钱,张红中又说,打劫过路客商,身为强盗当然杀人越货了。年余又问道,你们杀过人吗?三兄弟哈哈哈一笑。这位公子真逗,不杀人,我们当什么强盗!年余冷笑道,哦,那我杀你们就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了。说罢,欺身上前几个手势拧断了张氏三兄弟的脖子。周围众强盗都傻眼了,胡二肥也傻眼了,这货出手杀人太利索了,但没人说话,

年余冷笑道,谁还是头目?这时已经没人敢站出来了,都在瑟瑟发抖,不敢想这货是不是想把这些人全杀了。年余看到时机一到,又说,既然首恶已除,你们这些从犯就赦免了吧,这时众强盗才敢喘口大气,现在制定以下规矩,我是你们以后的教官, 你们中间有几个淬骨二层的?强盗中走出了5人。年余很满意的点点头,你们5人上前,把这枚丹药吃了,5人上前结果丹药,很迟疑,有人忍不住问道,公子这时什么药?年余一个耳光打了过去,吃,不用你们知道的,别问。要是想杀你还用得着浪费药,5人想想也是,一仰头吃了丹药。

不多时,感觉药劲用上了,这5人抓紧盘膝坐下,炼化药丸。由于5人没有系统的学习修炼功法,所以时间更长,等5人起身,发现自己功力变化,很惊诧,但很快回头拜倒在年余脚下,公子把如此神药用在我们身上,我等感激不尽,我等在此发誓效忠公子,永不背叛。年余微微一笑,不用感谢我,你们应该感谢宁小王爷。好了,现在我看到你们都是练骨一层了,现在开始,你们就是他们的这些人的队长,自己分配人手,现在我不需要知道你们的名字,把他们分配好后,想我汇报你们各小队的人数和名字,互相监督,再有逃跑者杀无赦,留下好好训练,每人每月2两黄金,对,没错就是黄金。如果能够练到淬骨二层,我也会给与丹药帮你们提升修为。说完这些话,底下强盗都沸腾了,2两黄金?这诱惑太大了。胡二肥很诧异的看着年余,这小子有前途哇。

三小打字版权所有